top of page

溫柔強大的療癒蠟菊

已更新:2023年4月4日

兩個小孩一起在北京學了六個月法文,就這樣走在了一起,再一起飛往法國上大學,那年他們都十七八歲。大學畢業後,兩個人再也走不在一起...


主婦還記得認識她是在巴黎十二大的碩士一年級。

我和這位同學相差了十二歲,但,她卻是我在法國最好的閨蜜之一。

她男友是一位建築系學生,兩個人在在北京學了六個月法文,再一起飛往法國上大學。

倆人個性都硬,拌嘴時,女生會忍不住老把分手掛在嘴上,沒多久又合好,小孩子氣很重。

碩士二年級,申請的學校各不同,我們一群好同學各分東西,依然保持著聯繫。

我在巴黎五大,她在凡爾賽大學,我們還經常約在一起,走路穿越巴黎。

她說:碩士畢業了,不想待在法國了,想回上海闖看看。

那他呢?

她說:他留下來唸完建築學位,他的設計一直是系上第一名,拿到學位,離建築師夢想又更近了。不過我和他鬧脾氣,這次冷戰了快一兩個月。

我靜靜地聽著她說,她話裡滿是以他為驕傲又是被他冷落的落漠。


畢業了,她距離離開法國還有幾天時間。

她買了要去瑞士琉森的TGV火車票,想約他去。

他說:作業忙,去不了。

換成我陪了她去了瑞士。

琉森很美,心情卻不美。


我繼續留在法國工作,她回上海開了家進出口貿易公司,做的還不錯。

有一年聖誕節前幾天,我飛上海去找她玩,順便跨年。

一進她的家,整個乾乾淨淨,整理的有條不紊。

每天她買星巴克咖啡和瑪芬給我當早餐。

我們有說有笑,見她一切安好,以為她很好。

聖誕夜快12點了,她一個人坐在書桌前,她哭了,那是唯一一次我見她哭。

她說:他不要她了。

我只是靜靜地陪著聽著,我們一直到清晨才累到睡著。


接下來再也沒聽過她和他的事。

我只知道:她拉黑了他的微信。

他每年一定發封電郵求見面。


就在前陣子,我們微信電話中亂聊時,

她輕輕地帶過:有年,她突然大氣了,約在北京見了他一面

見了面,他諾諾地說:對不起。當然不夠勇敢,只發了EMAIL結束。

她釋懷地說:沒事,我早知道我們的個性都太烈了,你不會是我的二傻。


聽完她輕鬆地說出這件事,我想她心裡的瘀痕已經化開痊癒了。

她走出失去的痛楚,帶著如同蠟菊不凋謝的愛和祝福,繼續找尋生命中的二傻。

蠟菊的花語:化開心中的瘀傷疼痛,永久保留下金黃色的美麗,如同蠟菊的別名:永久花。








ความคิดเห็น

ได้รับ 0 เต็ม 5 ดาว
ยังไม่มีการให้คะแนน

ให้คะแนน
bottom of page